安全工程师挂证有什么风险

法制网北京11月27日讯 记者郄建荣 环保部今日公开表示,注销7名核技术利用单位注册核安全工程师的注册。环保部说,这7名核安全工程师并非专职技术人员而属“挂靠”。

环保部办公厅说, 近期,根据公众举报,环保部对部分核技术利用单位注册核安全工程师“挂靠”问题进行了调查,证实常熟市辐照技术应用厂邓东丰等7名注册核安全工程师并非本单位专职技术人员,而是行政机关公务人员或其他事业单位工作人员。

这7名核安全工程师是,邓东丰、孙远虎、高安华、徐文君、花正东、马运福以及张帆远航。环保部认为,这7名核安全工程师违反了《注册核安全工程师执业资格注册管理暂行办法》第18条的相关规定。依据这一办法,环保部决定,注销这7名“挂靠”核技术利用单位的注册核安全工程师注册,并记入注册核安全工程师诚信系统。

环保部强调,取得注册核安全工程师执业资格而未在执业单位全职工作的人员,不得作为执业单位的专职技术人员。环保部要求,杜绝“挂靠”行为,避免“人证分离”情况出现,同时,环保部将进一步查处并向社会及时公布执业单位和人员各类违法违规行为,完善注册核安全工程师诚信体系。

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如果将其逐节拆开,都是一道道名不副实的环节。从表面上看,不过是司空见惯的骗术。但这与其说是欺骗,还不如说是公开作假。可以在中介网站的企业“急需证书”栏目中轻易找到的“皮条生意”,还能称作骗术么?在“个人证书挂靠”一栏,有许多证书持有者发布的信息,寻找可以挂靠的公司,种类包括造价师、咨询师、化工工程师、环评工程师、电器工程师、安全工程师等,均为实名发布。

这种看上去有点像人才交流的把戏,实际上是一种“挂靠”。“所谓挂靠,就是把证书和章都放在对方公司,双方签劳动合同,实际上不用去企业上班。”而促成这笔交易的,是双方在其中获得的利益。一本证书的含金量有多高?在一家“XX挂靠网”上,记者看到了一级建造师的挂靠价格:建筑工程3万-3.5万元,市政工程4.0万-4.5万元,矿业工程5万-5.5万元,民航机场5万元……而“获得”相关职业资格证书的一方,就可以承接需要相关资质的工程。

暂且撇开这条利益链条产生了多少不义之财,更严重的问题是,在这条利益链条运行下,隐含的后果是难以估量的。为何有资质的建筑公司、装饰公司、监理公司,都相应需要一些人员具有国家级职业资格证书?就是为了保证相关的工程质量。而当这些职业资格证书只是一个幌子,这道质量要求上的关口就形同虚设,出现后期的质量问题也就在所难免。事实上,近年来,相关的工程质量问题,已经频发到让人不可思议了。

对此,笔者不禁想问,掐断职业证书“挂靠”的利益链条很难么?既然这种“挂靠”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那么,对此提出资质要求的相关部门,为何不对其“验明正身”。试想,机动车驾驶员的驾驶证,有谁敢“挂靠”的?还不是因为严格的检查和违规的后果。那么,比这更重要的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却能够张冠李戴、移花接木?其中会不会存在为了实现“萝卜招标”下的纵容?

一种拙劣的骗术,之所以能够大行其道,是因为其中带来的巨大利益。而正是这些“油水”,才润滑了这条利益链条的各个环节。对此,绝对不能将其当做普通的作假行骗来看待。因为,浸润在这条利益链条各个环节上的“油水”,同时也是一种强烈的腐蚀剂,它会导致相关的工程质量成为“豆腐渣”。因此,“挂靠”资格证书的危害性不容忽视,如果不掐断职业证书“挂靠”的利益链条而任其运行的话,就可能变成一条夺命的绞索,相当于在谋财害命。

花费数万元取得国家职业资格证书,但出租证书一年即可收回成本;通过网络为持证人与企业牵线并从中分一杯羹;企业为获资质拿工程,每年支付百万元挂证费用……记者调查发现,职业证书“挂靠”背后有着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这是“考证热”的一个原因。

装修公司职员小雪的二级建造师证挂靠在朋友公司。“他是为了审证。”她透露,一般有资质的建筑公司、装饰公司、监理公司,都相应需要一些人员具有国家级职业资格证书。

正是这样的利益诱惑,许多人热衷于追求“一纸证书”,一些人甚至铤而走险,花钱作弊来拿到证书。

而按市场价格,一旦通过考试拿到资格证,通过挂靠到企业,一年就可收回成本。

“资质代办”、“建造师证挂靠”……只要在网络上输入这些关键词,就会跳出无数网站。为满足这些证件的市场需求,甚至有专门的中介公司。律师证、会计师证等都可以挂靠,价格也不同。

在一家规模较大的中介网站里,记者在企业“急需证书”栏目中看到:某地基基础公司需要“岩土工程师”证,某水利水土保持管理站需要“给排水工程师”证,某工程造价咨询公司需要“造价工程师”证,某建筑工程公司需要“一级建筑师”证,某建筑安装公司需要“电气工程师”证。

此外,还有一级及二级建造师、结构师、监理工程师、咨询师、安全工程师、环保工程师、资产评估师、注册安全工程师、环评工程师、公用设备工程师等五花八门的需求。

而在“个人证书挂靠”一栏,则有许多证书持有者发布信息,寻找可以挂靠的公司,种类包括造价师、咨询师、化工工程师、环评工程师、电气工程师、安全工程师等,均为实名发布。

一家建筑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中介公司只要提供持证人电话就收费几千元,真正牵线挂靠成功还得另付一笔费用。

企业为何需要如此多的资格证,甚至不惜为此付出动辄几十万元的资金?记者调查发现,有的企业是为提高自己的资质,有的是为了申请资质时使用。虽然花费不少,但如果有了资质后拿到工程,可谓是一本万利。

李齐是一家一级资质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助理。她告诉记者,自己所在单位每年都要花费近百万元支付挂证费用,最需要的就是一级建造师证。

“企业也是无奈之举。”李齐分析,一方面,现在的工程动不动就要求一级资质,如果企业想要拿到工程,就必须达到要求。如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企业是一级资质的话,就要求一级资质项目经理不少于12人。另一方面,一些具有现场经验和管理能力的人,并不一定能够通过一级建造师考试。

李齐说,一些规模较大的建筑企业也会鼓励职工考证,但给出的补贴却比市场价格低得多,这导致一些职工考到证后瞒着单位把证外挂其他企业。

“人证分离”本身就是弄虚作假,而且确实存在一些隐患。首先是工程质量得不到保证,一些企业看起来有资质,因为人证分离,它即便拿到工程也可能是通过临时组建的队伍来施工。另外,如工程一旦出现质量或安全事故,则挂证人作为项目经理需要承担责任。

云南省住建厅建管处负责人表示,目前对“人证分离”的查处有一定难度,因为这是其个人和企业间的行为,仅通过合同很难认定是否存在违规行为。国家层面上的规定也不够细化。

法律专家建议,一方面租赁证书的人要提高法律意识,自觉杜绝这样的行为。另一方面,相关部门要加大对企业或单位所提供的各种证书的审查力度,加大企业违规成本,严厉处罚个人、中介“出租”证书行为等,以遏制这一违法违规的灰色利益链。

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如果将其逐节拆开,都是一道道名不副实的环节。从表面上看,不过是司空见惯的骗术。但这与其说是欺骗,还不如说是公开作假。可以在中介网站的企业“急需证书”栏目中轻易找到的“皮条生意”,还能称作骗术么?在“个人证书挂靠”一栏,有许多证书持有者发布的信息,寻找可以挂靠的公司,种类包括造价师、咨询师、化工工程师、环评工程师、电器工程师、安全工程师等,均为实名发布。

这种看上去有点像人才交流的把戏,实际上是一种“挂靠”。“所谓挂靠,就是把证书和章都放在对方公司,双方签劳动合同,实际上不用去企业上班。”而促成这笔交易的,是双方在其中获得的利益。一本证书的含金量有多高?在一家“XX挂靠网”上,记者看到了一级建造师的挂靠价格:建筑工程3万-3.5万元,市政工程4.0万-4.5万元,矿业工程5万-5.5万元,民航机场5万元……而“获得”相关职业资格证书的一方,就可以承接需要相关资质的工程。

暂且撇开这条利益链条产生了多少不义之财,更严重的问题是,在这条利益链条运行下,隐含的后果是难以估量的。为何有资质的建筑公司、装饰公司、监理公司,都相应需要一些人员具有国家级职业资格证书?就是为了保证相关的工程质量。而当这些职业资格证书只是一个幌子,这道质量要求上的关口就形同虚设,出现后期的质量问题也就在所难免。事实上,近年来,相关的工程质量问题,已经频发到让人不可思议了。

对此,笔者不禁想问,掐断职业证书“挂靠”的利益链条很难么?既然这种“挂靠”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那么,对此提出资质要求的相关部门,为何不对其“验明正身”。试想,机动车驾驶员的驾驶证,有谁敢“挂靠”的?还不是因为严格的检查和违规的后果。那么,比这更重要的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却能够张冠李戴、移花接木?其中会不会存在为了实现“萝卜招标”下的纵容?

一种拙劣的骗术,之所以能够大行其道,是因为其中带来的巨大利益。而正是这些“油水”,才润滑了这条利益链条的各个环节。对此,绝对不能将其当做普通的作假行骗来看待。因为,浸润在这条利益链条各个环节上的“油水”,同时也是一种强烈的腐蚀剂,它会导致相关的工程质量成为“豆腐渣”。因此,“挂靠”资格证书的危害性不容忽视,如果不掐断职业证书“挂靠”的利益链条而任其运行的话,就可能变成一条夺命的绞索,相当于在谋财害命。

推荐阅读:银行从业资格

2020年注册安全工程师领证_贵州省2018注册安全工程师领证时间_2017山西注册安全工程师领证
2019注册安全工程师的前景_注册安全工程师前景及待遇_注册安全工程师就业前景

条回应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